當前位置:北京法治資訊網 -> 文化

《流浪地球》也救不了的北京文化

時間:2020-02-02 13:14:25

  2019年,山東出了一件大事,曾經的地級市萊蕪市,被省會濟南兼并了。

  一名乘客打車去濟南第一人民醫院,因為習慣,說去濟南人民醫院,上車就睡了,結果被出租車司機開了幾十公里拉到了原萊蕪人民醫院現濟南人民醫院。

  類似的段子,上市公司也有過,有家公司原來是做門頭溝旅游的,后來借殼上市改名叫北京旅游了。

  它現在簡稱北京文化。

  2020年1月30日,北京文化發布業績預報,預計虧損19.5-24.5億。考慮到還是假期,公司的業績大概率是節前就算好了的,因此節前公司的股價走勢就有點意味深長。

  公司在三季報的時候還盈利1.1億,在投資者充滿期待年報再接再厲的時候,公司一口氣虧掉了20億。

  北京文化的前生今世

  北京文化是一家老牌上市公司,早在1998年就上市了。上市時的時候公司簡稱北京旅游。乍一看是故宮、十三陵、八達嶺一日游的那種吧?很賺錢的樣子。

  其實全名是“北京京西風光旅游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當時公司的核心業務是京西門頭溝附近的相關景區,潭柘寺、戒臺寺、靈山、妙峰山等。

  很多人不知道北京最高峰是哪座,其實是海拔2303米的靈山。

  2013年,慘淡經營的北京旅游被摩天輪借殼。摩天輪是一家電影制作公司,代表作是《戰狼2》、《心花路放》、《我不是藥神》等,在電影圈里實力強勁。

  不過,公司一直未徹底放棄旅游業務,雖然來自旅游的營收不斷萎縮,但在2018年仍貢獻了8500多萬的營收。

  公司在2020年1月發布了一則公告,稱目前已轉型影視文化行業,根據政府部門要求歸還景區經營權及轉讓全部資產,有利于公司提高管理效率,節約成本費用,減少經營風險。同意公司歸還潭柘寺景區、戒臺寺景區、妙峰山景區經營權及轉讓全部資產。

  也就是說,公司徹底放棄旅游業務。

  自此,北京文化的四大業務成為三缺一。

  精心設計的商譽暴雷

  公司虧損20億中,主要由兩部分構成。

  一大半來自傳媒行業的常規玩法:商譽。

  實事求是的講,商譽本身是個中性甚至偏優良的資產。在大部分行業,商譽還是個不錯的東西,比如美的集團(55.100, -2.38, -4.14%)的主要商譽來自庫卡集團;海爾的商譽主要來自GAE通用電器;就算它們偶爾業績不佳,底子還在,還是很靠譜的。

  影視傳媒例外。

  讀過表哥文章的,大多對華誼兄弟(4.230, -0.19, -4.30%)的商譽玩法了如指掌了。無非是繞開廣電總局的限薪令,用股民的錢給演藝明星們塞紅包。

  公司的商譽主要來自2016年的兩筆并購,浙江星河和世紀伙伴。

  1、浙江星河是一個影視經紀公司。簽約了陸毅、郭京飛、郭帆等大名鼎鼎的演藝圈名人。這種公司存在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尤其是2019年該經紀公司不再簽約新的大牌明星,背后的原因就比較有深意。

  其實,北京文化和吳京合作那么多影片,卻沒有和吳京進行股權方面的合作,這背后就有點奇怪。

  2018年,三年賭約結束,公司超額完成業績承諾。但到了2019年,精準暴雷,6.4億商譽灰飛煙滅。

  2、世紀伙伴是一家從事電視劇制作的公司。作為公司電影行業的有效補充,這本來是正常的事。世紀伙伴也出了一些不錯的連續劇,并且連續三年完成了業績承諾。

  如果說浙江星河暴雷就是禿子頭上的虱子,那么世紀伙伴暴雷著實有點猝不及防。畢竟,公司還是出了不少像樣的連續劇。

  再看公司爆雷的第二大原因,豁然開朗。

  離奇的其他應收款暴雷

  除了商譽暴雷14億左右,世紀伙伴的其他應收款暴雷了4.4億。

  表哥說過,預付賬款、其他應收款是特別常見的利益輸送項目。尤其是這種欠款不還的情況,大多另有隱情。

  業績預報中,公司稱,基于審慎原則,擬對其期末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計提減值準備 4.4億元。

  然而,打開公司的資產負債表,會發現三季報中,公司的其他應收款余額只有2.44億元,哪來的4.4億?!!

  這就比較有意思了,這里面的貓膩,表哥擅長。

  財務報表里的其他應收款,其實是兩個項目合并計算的,是其他應收款減去其他應收款的壞賬準備之后的凈值。

  以公司2019年半年報為例,賬面的其他應收款是3.1億,但減去壞賬準備后,體現在報表上的是2.57億。

  就算中報里的其他應收款全是世紀伙伴的,那也還差接近2個億。

  如何理解這2個億的差額?

  從財報編制角度,有兩種可能。

  一是下半年新增了2個億的其他應收款,然后年底接著計提了壞賬。這個有點吃相太難看。

  二是內部往來項目。這是合并報表的特殊項目,比如公司旗下有A、B兩家公司,如果這兩家公司之間發生了業務往來,往來款在并表的時候需要抵消。這種情況下,世紀伙伴賬面其他應收款4.4億,另一家公司其他應付款2個億,二者抵消后合并報表剩下2.4個億,就正常了。

  但是,如果是內部往來項目,合并報表層面還是要抵消掉的。

  所以,這筆巨額壞賬背后的吃相,有點不太雅觀。

  表哥特意查了查,其他應收款的類型,主要是合作制片款。看起來也都不是外人,究竟是真的不還錢了,還是借助這個渠道把錢套出去了,不得而知。

  利用熟人借助其他應收款進行利益輸送,是非常常見的掏空上市公司的手法。

  缺錢!

  套現!

  除了其他應收款,公司的預付賬款也比較容易讓人想入非非。

  2019年三季報顯示,公司的預付賬款高達19.62億,較2018年增加了近5億。

  影視行業是輕資產行業,也不會出現大規模的采購,大額預付款往往只有一件事:明星們的片酬。

  公司業績不佳,哪來的錢給別人呢?

  借錢。

  三季報顯示,公司短期借款3.4億,同期利息飆升至943萬元。

  借錢預付,借錢給合作伙伴。上一個這么做的,叫中弘股份,后來改名中弘退。

  北京文化的大股東股權質押接近100%,瀕臨跑路邊緣。

  據iFind數據,2019年12月,公司的控制權發生了悄悄的變化,當前最大股東是富德生命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該保險公司的投資路線比較廣泛,參股400多家公司。

來源: 詩與星空  作者:   編輯: 余仁俊
  • 商貿
  • 獨家
  • 娛樂
  • 體育
  • 健康
  • 文化
股東設局虛假訴訟,父子與小三
股東設局虛假訴訟,父子與小三

股東設局虛假訴訟,父子與小三聯手公司被挖空

獨家專訪李子柒:分享我的生活
獨家專訪李子柒:分享我的生活

獨家 | 別管雙黃連了,最新發現抗埃博拉病毒新藥對武

國內最長娛樂型冰滑道迎客
國內最長娛樂型冰滑道迎客

國內最長娛樂型冰滑道迎客

舊廠房變身室內“體育公園”
舊廠房變身室內“體育公園”

舊廠房變身室內“體育公園”

抗“疫”幕后英雄:蜀山疾控人守護全
抗“疫”幕后英雄:蜀山疾控人守護全

抗“疫”幕后英雄:蜀山疾控人守護全區人民生命健康

《流浪地球》也救不了的北京文化
《流浪地球》也救不了的北京文化

《流浪地球》也救不了的北京文化

腾博会官网娱乐 -腾博会唯一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