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北京法治資訊網 -> 調查

復工潮調查:部分小企業暫緩復工 一些國企局部復工

時間:2020-02-10 10:47:30

  編者按

  今日,全國各地迎來全面復工潮,抗“疫”的壓力逐漸從個人和社區轉向企業,企業準備好了嗎?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歷時10天,調查大量企業,并采訪專家,分析現狀,給出建議。敬請讀者關注。

  調 查

  復工潮 企業遭遇抗“疫”難

圖片來源/新華社

圖片來源/新華社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記者 張一鳴

  一推再推后,中國的企業即將迎來2月10日的全國復工日。從1月31日起,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調查近30家大中小型的各類國內外企業,多數企業正面臨復工后的抗“疫”難題,一些企業缺乏應對“疫情”的生產經營預案,短期內將影響到企業對“疫情”的免疫力,長期或將制約企業實現年末設定的生產經營目標。

  復工遭遇難題

  2月7日,離地方政府要求的復工日還有三天,在深圳工作的蔣先生接到老板打來的電話,告知復工日再往后延續一周至2月17日。幾乎同一天,在北京工作的某大型國有企業的職工吳先生,接到公司群發的短信,10日復工后每個部門將只容許四分之一的員工上班。

  這并非個案,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不少小微企業已自發選擇暫緩復工,一些大型國有和外資企業局部復工。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的多位企業人士告訴記者,公司沒有充足的防“疫”物資——口罩,是大部分企業不得不自主延遲或者放緩復工進程的重要原因之一。

  準備好充足的抗“疫”物資,是企業應對重大“疫情”中預案的重要內容,但國內的不少企業準備并不充分。

  1月20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被宣布“人傳人”,與湖北臨近的中部某省,某地方國有企業已經在1月20日對病毒進行布防,并在22日確定隔離政策。但即便如此,1月31日前,企業并沒有建立起完善的“疫情”發生在工廠后的生產生活應對預案。

  1月29日至今,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了近30家企業,分布在各個行業,有世界500強的中國企業、外資企業,還有一些地方國有企業,以及中小企業。不同類型公司在“疫情”應對上表現各異,外資跨國公司大多很快建立了相對完整的“疫情”預案,覆蓋生產經營管理各個方面;中國的大型企業制定了保障員工安全的“疫情”應對手冊,通過微信等社交媒體在員工中廣泛傳播,并成立工作小組,按照上級要求,下發應對“疫情”的文件,但大部分企業并沒有出臺針對“疫情”擴散后的應對預案,對生產經營的預估不足;絕大部分小微企業沒有應對“疫情”的預案。

  北京的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外資咨詢機構人士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在跨國公司的HSE(健康、安全、環保)管理體制中,都有危機手冊和預案制度,危機機制中通常都有可操作的措施,應對各種層級的風險,一些企業甚至會在平日里進行模擬演練,“疫情”只是危機的一種,但國內企業的應急儲備相對較弱。

  小微企業對“疫情”的免疫力更弱。北京的一家專門給中小企業做培訓的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企業培訓的小微企業數量眾多,幾乎沒有企業主制定公司的“疫情”應對預案,大多跟著國家政策走,這會對企業的生產經營、現金流、員工管理等方面形成壓力。

  2月8日,深圳的一些小微企業主動將上班的時間再延后一周,至2月17日,一些大型企業正在做全面復工的準備,個別企業不在政府限制的2月10日復工范圍內,已于2月3日提前復工。

  深圳華為的一位員工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公司在2月3日已經復工,除外包和外協人員外,正式在編的工作人員已開始工作,一些從外地返回深圳的員工按照要求實施7天或者14天的隔離。

  “公司每天給上班的員工發放兩個口罩,也出臺了嚴格的‘疫情’期間的工作手冊,對每一個辦公場所的消毒和員工的行為都有明確要求,辦公區有消毒水可以用。”她說,現在辦公室的人員不是很多,比較擔心2月10日全面復工后的情況。

  湖北之外,全國各地正迎來復工潮,抗“疫”的壓力將從個體、社區向企業轉移。

  亟待縫補的“防護服”

  一邊是“疫情”,一邊是“經營”,應對“疫情”的完善預案,是幫助企業找到兩者之間平衡點的“防護服”,但中國經濟時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由于缺乏完善的預案,企業管理層的負責人普遍面臨較大的抗“疫”壓力。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外資咨詢機構的人士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企業管理層的執行力,會影響到“預案”的實施效果,特別是對企業生產經營的預判,需要管理層提前部署應對方案,但中國的一些企業應對危機的能力還有待提高,特別是在生產經營上的準備工作并不充分。

  德勤在兩份不同的報告中分別指出,“疫情”之下,企業可能會面對各方面的戰略和經營風險,比如原材料供應延遲或中斷、客戶需求變化或者成本上升、物流短缺導致交付延遲或無法交付、員工健康安全防護不足、人力短缺,以及進出口貿易相關的物流、結算可能會出現各種問題等。而外資企業在制定全面應對政策和實施溝通以及為疫區員工提供心理及物質援助方面行動最快;國企/央企在第一時間統計所有員工情況及疫區員工監測,并成立疫情應對專門委員會。

  一些在春節期間保持生產的行業,如石油化工、鋼鐵等企業,都遇到由“疫情”引發的交通運輸不暢的問題。一些企業的人士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由于運輸受阻,企業的原材料供給跟不上,一些成品也沒有能夠及時運輸出去,生產經營面臨較大的壓力。

  部分企業已調整生產經營目標。德勤在一份對1232家公司的調查報告稱,46%調研企業計劃調低2020年業績指標;其中,14%外資企業計劃大幅度調低業績指標,高于國企/央企(9%)和民營企業(11%)。還有超過六成的民營企業維持全年的業績指標不變。

  民營的小微企業或將是本輪“疫情”中免疫力最弱的企業。北京屹德明企創始人李莉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民營企業要抓住市場中新的機會,比如市場競爭強度、人力成本等降低的機會,做好開源節流、穩定核心團隊的工作,創新商業模式,加大線上轉化力度。

  “疫情”還在延續,復工“潮涌”之下,一些企業開始反思,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的部分中國企業表示,等“疫情”過后,將總結企業應對“疫情”的得失,希望能借鑒一些成功的做法,完善相關應急管理機制。

  采訪手記

  “疫情”應對能力不足凸顯企業危機管理缺位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張一鳴

  “疫情”面前,有多少工廠正在“裸奔”?有多少企業沒有應對“疫情”的生產經營方案?

  1月31日,距離2月3日的復工還有四天,一家大型地方國有企業董事長問記者,你有沒有可以借鑒的預案,針對復工后公司出現“疫情”后應當如何應對?他擔憂著即將臨近的復工日。

  1月20日,知名醫學專家鐘南山宣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可以人傳人,1月31日,中小企業暫時沒有完善的應急預案,或在情理之中,但當這個詢問出自一家大型地方國有企業董事長,記者心里咯噔了一下。于是開始通過各種途徑,詢問熟悉的國內外大型企業、跨國公司、咨詢機構,是否有相關的應對預案。

  問了一天后,結果讓記者悲觀。此時,距離2月3日的復工日,只有兩天。

  截止到2月2日晚間,記者問過的絕大多數企業都沒有出臺公司出現“疫情”后的應對預案,其中的一些大型國有企業,大多參考政府部門的指導意見,發布一些員工防護的措施,卻并沒有針對企業生產運營的保護性實施方案,中小企業,幾乎沒有相關的“疫情”發生后的應對方案,甚至連“防護”措施也沒有,他們在等著政府下發復工的通知。

  企業沒有應對“疫情”爆發的生產經營方案,意味著一旦全面復工,將有一群沒有穿“防護服”的企業,在生產線上“裸奔”。

  外資企業和外資機構的人告訴記者,大部分的外資企業都有完善的HSE(健康、安全、環境)管理體系,體系中有危機手冊和預警制度,由傳染病引發的“疫情”只是危機的一種,大部分大型的外資公司將在手冊的基礎上進行延展。

  但出于種種原因,外資公司并不樂意向同行分享公司的實施方案,所以記者并沒有能夠找到可借鑒的成型方案,不得不轉向大量地查詢各種國內外的資料。

  查閱外文資料的過程中,記者發現在這些發達國家疾病控制部門出具的資料中,有一些面向企業的生產經營的指導方案,這些條款中不只涉及到員工的防護,還會對企業的生產經營,與外部生產合作方、社區、醫院等的協調以及對員工的關愛等很多方面的內容。這些措施對企業的生產經營具備很強的指導意義。此外,記者還查到了一些外資咨詢機構,給到中國企業的復工建議,但在查找國內資料的時候卻只能找到疾控部門,給企業和員工的一些防護措施,并沒有“疫情”出現后,企業的生產經營應當如何組織應對的實施手冊。

  2月1日上午,在一些朋友的幫助下,記者決定依據已經查到的一些資料,開始創作式撰寫企業的“疫情”應對手冊。好在有研究重大危機事件管理的專家指導、有外資咨詢機構的朋友對記者撰寫的并不成熟的分級方案,反復多次給出修改意見、有企業的董事長從實踐操作層面的建議,最終在2月1日晚間做出了初版,并發送給朋友圈里的一些專家、企業、醫生進一步提修改意見。

  陸陸續續地,兩天里,改了10個版本,到2月2日晚間,才做出來最終成型的定版,趕在2月3日復工之前傳給了朋友圈里的一些企業董事長。

  整個過程,收集信息的難度遠遠超出預期,收集到的一些國內大型企業下發的文件,大多參考政府部門下發的防疫文件,甚至一些企業會將政府下發的文件轉發給記者,一些中小規模的企業,幾乎都沒有應對“疫情”的預案。

  為什么會出現預案難求的情況?或許是中國不少企業長久以來的痼疾,大部分企業應對危機能力的不足,未能充分評估各類突發風險,包括“疫情”,對生產經營的影響,不能及時制定應對預案,以減小沖擊。

  中國曾經面臨非典和甲流傳播的風險,撰寫方案過程中,曾試圖尋找國內企業應對非典和甲流的預案,遺憾的是,沒有找到。或許這些方案在權威的部門處,無法分享,或許是記者努力不夠,但確實沒有找到。

  一些國內企業的負責人說,對于重大公共事件,政府會下發相關的文件,企業應當遵照執行。這沒有錯,但每個企業的情況不一樣,政府只會給出一些綱領性的指導意見,并不會出臺適合不同企業生產經營的指導細則,企業需要有自己的“防護服”。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中國的一些大型企業正在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一流公司,大多都有相對系統的“HSE”管理體系,但在本輪“疫情”下,企業對“疫情”和市場的應對能力,折射出中國企業與跨國公司在管理上的差距。縮小差距,非“一時之功”,需要企業在思想上高度重視,在實踐中盡快對標完善相關制度建設,而相關政府部門的引導也是其中不可缺失的環節。

  “疫情”還在蔓延,本組稿件見報日,中國企業已經迎來2月10日的密集復工日,希望此刻,他們比一周前準備得更充分一些。

  觀 點

  德勤:中國企業應進一步提升危機處置能力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張一鳴

  中國企業的危機處置能力正面臨“疫情”挑戰,需要進一步完善相關制度和管理體系,以提升企業應對“疫情”的免疫力。德勤的人士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獨家采訪時透露,德勤對一些企業進行調查,發現大部分中國企業在政府要求和自發下,已經建立了應對機制,但是這些重大突發事件覆蓋的范圍和領域仍不夠完整和充分,特別是對于類似SARS、新冠肺炎等重大公共衛生事件。

  德勤在一項針對全球企業家的“企業風險管理調查”中稱,76%的風險管理工作者認為,如果重大突發事件明天發生,公司可以進行有效應對,但僅有49%根據“重大突發事件的情境”制定了相關手冊并開展了預先測試,另有32%的企業開展了“重大突發事件模擬演練”或培訓。

  近年來,中國與風險防控相關法律法規逐漸完善,如法律層面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行政法規層面的《中央企業全面風險管理指引》《國家突發事件應急體系建設“十三五”規劃》《國家突發事件預警信息發布系統運行管理辦法》以及《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等。德勤的人士表示,隨著法律的完善,中國的央企、國企以及大型的民營企業等很多實體在風險管理方面已經為重大突發事件制定了相應的預案,部分企業已經有針對性地開展應急演練活動。但對于類似SARS、新冠肺炎等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企業仍需重新審視,建立與完善應對措施與機制。同時仍有部分企業在重大風險,特別是重大突發事件的風險管理方面存在不足。部分企業對風險缺乏足夠重視,對重大風險事件的發生存在僥幸心理。

  德勤的人士建議,中國企業應借鑒國際企業的一些優秀實踐經驗,完善應急處置能力。

  首先,中國企業的應急治理機制的執行力度不足。在突發事件發生后,雖然第一時間形成應急小組,出臺并啟動“緊急情況應急預案”或者“業務可持續性計劃”,但在執行上尚需加強力度,確保企業各個層級都能落實到位。

  其次,中國企業大多缺乏全方位對涉及重點風險領域排查,如員工、外包方、政府、公眾、供應鏈等多個方面的風險都應進行排查,并提前對風險級別進行評估分類。

  再次,中國企業的風險管理手段的應用不足。如應對突發事件下的情景模擬、壓力測試等管理方面很少應用,效果也不好。

  最后,中國企業應對風險的配套保障力度不夠。如遠程辦公的數據和信息安全、醫療衛生保障物資的提前儲備等方面。

  而中國企業在應對危機預案的設置和處置上,雖然部分企業表現出較強的執行能力,但在面對本輪“疫情”下,企業在應對“疫情”上還存在不足。

  德勤的人士指出,中國部分企業及時發布應急工作方案并持續更新,建立應急治理和管理機制并明確分工,密集發布管理要求,疫情防控工作細致入微,同時建立了疫情防控考核機制并嚴格執行,對防疫物資保障有統籌與安排,但是也不可否認,在面對這種重大的全國范圍內的疫情,中國企業既面臨著國際經濟形勢的變化壓力,也面臨著來自資金鏈、供應鏈、客戶、市場等相關方面的巨大不確定性。所以在應急處理上難免會有需要繼續完善的地方,相信經過本次面對疫情的歷練,中國企業會增加更多的經驗,未來也會做得更好。

來源: 新浪財經綜合  作者:   編輯: 余仁俊
  • 商貿
  • 獨家
  • 娛樂
  • 體育
  • 健康
  • 文化
父親和弟弟被隔離后 湖北16歲腦
父親和弟弟被隔離后 湖北16歲腦

法治課|北師大法學院院長盧建平:疫情下如何治

光圈獨家 | 疫情下的美國藝術留
光圈獨家 | 疫情下的美國藝術留

從被罵到“劇情翻轉”,胡歌獨家回應:“我做的這些

集專業之大成,匠心獨運,歐寶娛樂打
集專業之大成,匠心獨運,歐寶娛樂打

集專業之大成,匠心獨運,歐寶娛樂打造線上平臺最佳

舊廠房變身室內“體育公園”
舊廠房變身室內“體育公園”

日照:防控疫情轉陣地,體育力量到家庭

  疫情防控,健康時報在行動
  疫情防控,健康時報在行動

上千社區啟動“戰疫”行動,碧桂園服務全天候守護業

《流浪地球》也救不了的北京文化
《流浪地球》也救不了的北京文化

把握時代脈搏 推進文化惠民

腾博会官网娱乐 -腾博会唯一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