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和弟弟被隔離后 湖北16歲腦癱患兒一步步走向死亡

時間:2020-02-02 17:50:43

  導讀:在舉世關注的新冠肺炎疫情濃霧籠罩中,湖北黃岡一名16歲的腦癱患兒鄢成死了。而在死前的6天里,與他相依為命的父親和弟弟一直被隔離觀察。

  核心提示:16歲的腦癱患兒鄢成死了!鄢成死的時候,父親因疑似肺炎和10歲的弟弟一起在醫院隔離點隔離。

  鄢成死之前,獨自在家里生活了6天。鄢成死之后,其父親計劃將鄢成遺體捐獻。今天(2月1日),紅安縣華家河鎮黨委書記、鎮長被免職。

  《華夏早報》首席記者 董哲 報道

  鄢成死前的6天

  鄢成獨自在家的6天都發生了什么?讓我們循著現有披露出來的相關信息梳理一下軌跡。

  1月23日早上,武漢發出了“封城令”,各地政府針對疾病也都緊張起來。鄢小文成為了重點觀察對象,并被鎮衛生院診斷為疑似病例。隨后,鄢小文與患有自閉癥的10歲小兒子鄢小偉被隔離,卻把重度腦癱的16歲大兒子鄢成留在了家里。

  而被隔離的鄢小文盡管病情嚴重,但他既擔心隔離病房里的小兒子被傳染,也害怕獨自留在家里的大兒子無人照料。

  武漢“蝸牛家園”的負責人朱文沁和一些熟識的家長得知鄢小文一家的消息后,給鄢成的老家黃岡市紅安縣華家河鎮鄢家村打了許多電話,希望在這期間可以代為照顧鄢成。

  23日,鄢小文和小兒子被帶走隔離后,鄢成一個人躺在床上。晚上得知情況后,朱文沁就通過微信和電話聯系上了鄢成的大姑,和大姑家的大表哥。但大表哥說,自己家里有孩子,已經是晚上8點半了,太晚了,明天想辦法去看看。

  23日,鄢成在家沒有人喂飯,沒有人換紙尿褲。

  24日下午,村支書去給鄢成喂了點飯。

  25日,正月初一,沒人去管鄢成,一天沒有吃到飯。

  26日晚,村支書、鄉衛生院和一位民政局人員去給鄢成喂了一些蛋黃派,把他接到鄉衛生院,做了一些檢查。

  直到27日上午,鄢成的二姑和村醫去看鄢成,發現鄢成“全身都是濕的”,因為23日后,就沒有人給他換過紙尿褲,而且已顯現病情。鄢成二姑說,“村醫就站在門外,并沒有進鄢成家的大門”。

  當天,被隔離的鄢小文的發燒有所好轉,得知鄢成狀況不好,他在其他家長的遠程指導下,注冊了微博,向廣大網友求助。求助信后,鄢小文還附上了自己的診斷書、門診處方、身份信息等。

  期間,從上午10點到下午5點,鄢小文先后給村支書打了8個電話,最短的通話31秒,最長的溝通7分23秒。

  28日傍晚,經過鄢小文的一再催促,村支書和村醫去給鄢成喂了兩杯氨基酸。據朱文沁說,那時候,鄢成身體狀況已經惡化,奄奄一息,不能吃東西了。

  親人中照顧鄢成次數最多的二姑,29日也因發燒疑似感染冠狀病毒而被隔離。

  29日上午10點,村醫去看了鄢成,發現情況不大好。中午12點,鄢成被送上了救護車,送往紅安縣新設立的隔離酒店。

  2小時后,鄢小文就收到了村支書的通知,鄢成已經去世。

  

 

  生前的鄢成(坐者)。

  6天里還發生了什么

  朱文沁說,在那六天時間里,蝸牛家園的家長們曾經聯系各界,希望能為鄢成找到一個去處,得到足夠的照顧。

  期間,殘聯系統也一直在努力,大家還在群里歡呼,“殘聯的領導都出面了”、“各方面的信息都在向利好方向發展”。但熬了幾天,鄢成“等不及”了。

  在這期間,鄢成也曾有過一次被收治和照料的機會,就是在1月26日晚上10點半,鄢成曾被抬出家門,送到鎮衛生院做體檢。事后,村支書還特地給朱文沁發去了幾張照片。照片中的鄢成躺在床上瞇著眼睛,露出了一貫的燦爛笑容。

  在衛生院里,朱文沁曾打電話給村支書,問他能不能把孩子留在鎮衛生院,也算救孩子一命?

  但是沒等村支書說完,電話就被人搶過去,對方質問朱文沁:你懂不懂醫?這樣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父親又是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患者,他是傳染的高危人群,怎么能留在這里?他大小便失禁,給他處理都會污染整個房間。

  當天零點過后,經過一輪折騰后,鄢成又被抬回了家中。第二天無人照看。直到28日狀態已經惡化。

  “隔離父親孩子的時候,他們說孩子不發燒、沒感染,不隔離鄢成;現在半夜三更弄到醫院了,他們又說孩子是一個傳染源,不收孩子。”朱文沁心里有些犯嘀咕,又有點茫然無措。

  朱文沁說,在這6天時間里,他們一直在詢問和追蹤鄢成的境況,但是大部分問題都沒有得到解決和落實,各方都在推卸責任。親屬要么沒有照顧能力,要么不愿意照顧,村里希望把他送走,鎮衛生院又說他是“高危人群”,不愿收治。

  就在鄢成死的前一天,被隔離在醫院病房的鄢小文和他的朋友們,多次撥打紅安縣120和110,求他們盡快收治鄢成入院,但都無結果。

  據紅安縣華家河鎮官方后來提供的情況說明顯示:鄢小文在入院后,曾打電話向村干部鄢東華求助,鄢東華則建議鄢小文先找自家的親戚照料鄢成。

  除夕這一天,待在家里的鄢成吃了兩頓飯。一頓是二姑鄢繼榮喂的,一頓是鎮衛生院一位名叫金輝的工作人員喂的。

  這一天,鄢家村村委會主任陳敬友、村副職干部鄢東華、劉金洲等村干部、村醫熊天明、二姑鄢繼榮,都陸續來看過鄢成。

  鄢繼榮說,她當時給鄢成喂了一頓飯,還換了尿不濕。

  當地鎮政府提供的情況說明顯示,當時村干部一行探視鄢成時,帶著橘子、餅干等食物,還為他測量體溫,37攝氏度。

  第二天,大年初一,鄢繼榮因身體不適,沒再去照顧侄子。當天,鄢成有沒有吃過飯、換過紙尿褲,成了一個無解之謎。

  據官方的情況說明,村委當時安排村醫熊天明當天晚上去照料鄢成的生活。但因為沒有防護衣物,擔心被感染的熊天明并未同意。

  而在杏花鄉衛生院,一天都沒有收到孩子消息的鄢小文,反復給村委會主任陳敬友打電話。在武漢的朱文沁也繼續打電話向殘聯求助。

  1月26日上午,朱文沁才從村委會主任陳敬友處得知,鄢成有點低燒。官方的情況說明證實,當日下午4:30,華家河鎮衛生院護士向花榮曾去給鄢成喂食、測體溫。下午6時左右,鎮衛生工作人員向上級反映鄢成體溫偏高。

  晚上9時左右,鎮衛生院院長陶衛波、村主任陳敬友等人去看望鄢成,為他測量體溫,發現鄢成發燒后,便立即送往鎮衛生院進行量體溫、驗血、拍片等檢查。其間,朱文沁與陳敬友兩次通話了解情況,并請求將鄢成留在醫院。

  但“鎮醫院根據檢查結果,認為鄢成不構成留院觀察的條件”,鄢小文所在的醫院也因鄢成大小便不能自理、怕造成更多傳染而拒絕其入院。

  當晚深夜,鄢成重新被送回家中。

  就這樣,鄢成錯過了被醫院收治的機會。

  1月27日,與父親分別后第五日,鄢成的護理問題仍未解決。

  心智障礙者家長組織網絡理事長戴榕將此事緊急匯報給了中國殘聯、湖北省各級殘聯、中國精協、中國智協等單位組織,并組建“援助湖北紅安鄢爸”微信群,試圖會同多方力量,解決鄢成的安置護理問題。

  同時,據官方的情況說明顯示,當天上午,華家河鎮鎮長召集殘聯、民政、村委會等相關人員研究部署了鄢成的照料工作,鎮衛生院負責鄢成的診療,村委會安排專人看護,并為看護人員申請一套防護服。縣殘聯還為鄢成送去1000元慰問金和紙尿褲等用品。

  下午,鄢小文聯系陳敬友詢問護理人員安排進展,陳敬友表示花錢也找不到護理人員,沒有防護服風險太大。曾來照料過鄢成的二姑鄢繼榮也因仍在打針,無法前去。

  直到晚上7時30分,陳敬友才通知鄢小文,護理人員已找到。感到有些安心的鄢小文,在微博發出一封求助信,想為護理人員求助一套防護服。

  截至當晚12時,鄢小文等人都不知道當天是否有人給鄢成喂過東西。但華家河鎮政府后來出具的情況表示,當日下午,村醫熊天明及其老公一起給鄢成測了體溫、喂了食。

  1月28日,時隔3天,二姑鄢繼榮去了鄢成家。同行的是村醫熊天明。因為沒有足夠的防護服,鄢繼榮戴著口罩與橡膠手套進入屋內。

  “一進來就看到鄢成頭垂在床邊,身上臉上都有嘔吐物,被褥濕透。”鄢繼榮說,鄢成看到她進來,嘴里“啊啊啊”地叫著。

  在幫鄢成護理換洗的過程中,她發現鄢成身體有些涼,后來喂粥時,鄢成只吃了兩口。鄢繼榮感覺不對勁,隨即將情況告知鄢小文。

  當天下午到晚上,鄢小文、朱文沁和“蝸牛家園”另一家長暖媽,多次撥打紅安縣的120和110,后兩者均以“不是急救病人”、“已反饋上級”、“需要村里報警”、“沒有監護人”等各種理由,拒絕接鄢成入院。

  暖媽也致電村主任陳敬友,請他報警求助,陳敬友給出的反饋是,“沒有來,沒處收。”

  鄢成生前的家

  現年49歲的鄢小文,是湖北省黃岡市紅安縣華家河鎮鄢家村人,他16歲的大兒子鄢成患有腦癱,四肢癱瘓、有智力障礙,不會說話行走,生活無法自理。 10歲的小兒子患有中度自閉癥。

  鄢小文的妻子,在小兒子滿一歲時,發現次子有明顯異常,承受不住兩個兒子均有異常和生活的重負,而精神崩潰自殺。

  后來,鄢小文帶著兩個兒子到武漢漢口打工。

  早年,鄢小文曾在武漢的一家中學食堂當廚師,當小兒子被診斷為自閉癥,妻子崩潰自殺后,他迫不得已辭職專門帶孩子。

  辭職在家的鄢小文,沒有工作,就沒有收入,他只能每月拿到750元的低保作為一家三口的生活費。

  去年10月,鄢小文加入“蝸牛家園”。蝸牛家園是武漢的一個精神殘疾少兒互助點,規模不大,2019年,常住家長只有3個,鄢小文是其中的骨干之一。

  朱文沁是“蝸牛家園”的負責人,主管孩子們的學習,鄢小文則負責生活。有時,朱文沁出去開會學習,鄢小文就帶孩子,反之亦然。這是全國各地特殊群體家長們找到的一種生存方式。在這里,鄢小文偶爾也能收到一些生活費用補貼,相當于自己的一份兼職。

  兩個兒子里,弟弟鄢小偉情況稍好一些,患有自閉癥,自己會穿衣服、吃飯、上廁所,有一定的自理能力,但他不能獨立出門,不識字,不會與人溝通。

  哥哥鄢成則完全沒有生活自理能力,外出時只能坐在輪椅上,被父親或弟弟推著。但愛笑的鄢成卻是家長們眼里的一顆“小太陽”。

  平時,鄢小文帶著兩個孩子就留在武漢,不回老家生活。2020年1月17日,在武漢打工的鄢小文帶著兩個兒子回到老家黃岡市紅安縣華家河鎮鄢家村過年。

  而鄢小文這個年過得無比的憋屈,甚至可以用“悲慘”來形容。

  從武漢回到老家三天后,鄢小文就出現發熱癥狀。

  后來的凄慘“劇情”就是,鄢小文和小兒子被帶離家門隔離,大兒子卻從此與他陰陽兩隔。

  

 

  鄢成被抬上救護車的情形。

  死因至今不明

  1月29日上午,鄢成體溫尚正常。當地鎮政府由鎮長帶頭組成了照顧小組,保證每天會有人看望和照顧。

  當天上午11點30分左右,華家河鎮衛生院派車將鄢成接往集中觀察點。轉移的過程,村干部還拍照發給鄢小文。

  為鄢成組織的救護微信群里,響起一片歡呼和感激聲。這些為鄢成奔走6日的全國心智障礙群體熱心家長們,終于迎來了曙光。“鄢成得救了。”

  然而,兩個半小時后,鄢小文卻接到村委會的電話——鄢成死了。

  根據官方的情況說明,1月29日12時30分許,醫護人員發現鄢成呼吸停止、瞳孔放大、無脈搏和心跳,現場判定鄢成死亡。

  直到1月31日晚,鄢小文等人仍未被告知鄢成的死因,他和其他親屬,也沒有接到官方尸體解剖的通知。

  是餓死、凍死,還是感染病毒致死?鄢成的死因,至今尚不明確。

  正在隔離期間的鄢小文,目前仍無法離開定點隔離場所紅安縣杏花鄉衛生院。

  “直到現在,還沒有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聯系我,告訴我孩子是為什么死的。”鄢小文說,他不清楚還要被隔離多久,鄢成的后事需要盡快辦理,但現在還沒有找到可以幫忙的親屬。

  鄢小文表示,要求政府盡快查清楚鄢成的死因,妥善處理鄢成的后事,然后他將把鄢成的遺體捐獻給醫學機構。

  “目前不管是因病造成死亡還是政府不作為,都需要等調查結果。鄢小文被隔離后,他兒子鄢成一個人在家,說我們完全不管他,置之不理,這是不可能的。”華家河鎮政府黨政辦公室工作人員對媒體表示。

  另據媒體報道,華家河鎮民政辦張主任透露說,鄢成死于隔離點。這與鄢小文此前被村委會告知的細節相符,至于鄢成從家里被抬運到隔離點后,為何兩個小時就死去,目前只能等待官方的調查結果。

  1月30日下午,湖北省紅安縣官方融媒體中心“最紅安”公眾號發布最新疫情,確認鄢小文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并表示官方已成立調查組,調查鄢成死亡一事。

  眾多的網友希望相關組織在調查后,鄢成的死因可以得到一個權威的說法。這不僅是關乎一條逝去生命的基本尊嚴和對應的責任承擔,也關系到如何最大限度減少防疫中的“二次傷害”。當地的調查理應不偏不倚,以真相撫慰人心,該追責的理應嚴肅追責。

  網友們也希望鄢成之死能夠引起相關方的重視,避免此類悲劇再次發生。因為抗擊疫情這場攻堅戰還遠沒有結束,還會有很多類似的情況。

  

 

  鄢小文在微博上發布的求助。

  活著的“鄢成”們的隱憂

  鄢成去世的消息披露后,在網上掀起了軒然大波,也引起了眾多感同身受的網友們的極大關注。

  有些網友對此非常的憤怒,評論說“人家活了17年(官方通報是16歲)沒有死,你們幫忙照顧6天就死了”。

  對于當地工作人員的說法,也有網友評論說”做了工作,工作做得不錯,24日、26日吃過東西,那25日和27日呢?還有,28日喂了兩杯氨基酸,難道你們都是用氨基酸維持生活過春節的嗎?”。

  “17年,他沒被艱難的人生打垮,卻倒在了來勢洶洶的疫情之中,希望給孩子和家人一個交代!防疫和救助同樣重要,在特殊時期也不要忘記有特殊需要的群體!這給不僅僅給特殊家庭,更是給全社會敲響了警鐘!”

  “這樣寒冷的天氣,讓孩子又濕又冷的睡在床上,沒有吃的,沒有人幫他換衣服,實在讓人無法想象這六天是多么痛苦的時光。這么愛笑的孩子,卻得不到人性的關懷與照顧。在人生的十七年中,最后幾天卻是過得如此痛苦,讓我們所有聽到這個事件的人都心疼不已,希望中國的殘疾人事業盡快發展和健全起來,不要再發生這樣的慘劇了。”

  “好心痛!這些冷漠的人!我的孩子是自閉癥,如果我有事,社會、政府會把我的孩子當人嗎?”

  “我小兒也自閉,做為母親的我也有跳樓的同感,在這種情況下,我一定要為我兒活下去,還的好好的活著。依靠不了別人,靠的只有父母,我要為我兒活到一百二十歲。”

  “看到這個新聞很心痛,我兒子也自閉癥,是不是這些孩子一旦離開自己父母就會……真的不敢想像他們以后的生活。”

  “我是一名智障兒童的母親,看到這篇報道心里久久不能沉靜,太悲催了,如果社會都接納不了殘疾人,那我們家長如何獨立支撐,表面的關愛有何用,實際行動才是最重要的。”

  “我兒子四歲了也是腦癱,也特別嚴重,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我一夜沒睡,看看我的兒子,以后我要是不在了,這個社會會怎么樣對他,他們沒有錯,只是得病了,是生命,難道殘疾人的命就應該這樣嗎?希望這個社會更多人接納殘疾人,善待殘疾人,給殘疾人一個說法,殘疾人的父母不容易。”

  “看了這事心里很難過,我也是一個腦癱孩子的爸爸,真的要照顧自己,孩子才不會這么可憐。”

  “我一定要為我的孩子掙夠足夠錢……以防止將來我老了。這家太慘了……”

  “看著文章的時候有一大堆的話要說,當真正想去寫的時候只有眼淚,世間的人情冷暖不見了,有的只有冷淡和冷漠!”

  這幾天來,諸如此類的留言和評論太多太多,人們在同情小鄢成的同時,也在為自己同樣病殘的孩子的未來而深深的擔憂。

  有網友表示,全國有8200萬殘障者,有人“說孩子的死是解脫”,那么以這種思維方式“處理”掉這8200萬殘障者?殘疾和意外一樣,誰也不知道什么時間到來,那些持解脫觀點的朋友,如果將來哪一天你成為他們今天的處境,你仍然是堅持這個觀點嗎?

  這位家長還說,此類事情發生,顯示出中國基層政府和組織缺乏應對能力,還有一些人的主觀故意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必須強化基層政府和NGO的作用,否則一旦出現大的災難,真的就是危機了!現在國難當頭,大家應該想想自己怎樣做才能利于國家穩定和經濟發展,而不是冷眼旁觀,隔岸觀火或者胡言亂語。相信政府會對這樣一個事件進行認真地調查,如果殘障者這樣莫名地死亡都不能引起全社會的重視,那么8200萬殘障者及其家人怎樣繼續生存?

  網友們的評論和質疑振聾發聵,這些問題都是鄢成之死的關鍵。如果相關人員能夠多一點責任心,多一點愛心,也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鄢小文和小兒子仍被隔離觀察治療。

  鄢成死后的問責

  鄢成死后的1月30日,黃岡市委書記劉雪榮約談紅安縣等下屬領導時指出,對疫情防控責任落實不力的單位和個人,要該處分的堅決處分,該撤職的堅決撤職。

  1月31日,民政部相關負責人回應鄢成死亡一事時稱,相關文件已提出更加明確的要求,對有成員接受隔離治療的家庭要加強關心幫扶。

  2月1日,湖北省黃岡市紅安縣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揮部(以下簡稱“指揮部”)最新通報稱,2020年1月29日,紅安縣華家河鎮鄢家村確診為新冠病毒肺炎患者鄢小文的密切接觸者鄢成(腦癱患者,鄢小文的大兒子,16歲),在該鎮集中觀測點房間內確認死亡。紅安縣迅速成立聯合調查組,調查組反饋,華家河鎮黨委、政府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存在工作不實、作風不實,已經免去該鎮黨委書記、鎮長職務。

  據悉,鄢成自1月17日被鄢小文從武漢帶回華家河鎮后,一直居住在政府為他家修建的安置房內。1月22日,鄢小文因發燒被送往華家河鎮衛生院就診,隨即被要求留院隔離觀察,并于1月29日被確診為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后被送至紅安縣杏花鄉衛生院進行隔離治療。

  調查組查明,在此期間,鄢小文因隔離不能照料鄢成日常生活,遂委托其親屬、村干部和村醫照顧,他們對鄢成雖每日均有照料,但有關干部沒有做到盡心盡力、盡職盡責。

  指揮部還通報稱,1月29日,鄢小文在杏花衛生院被確診感染新冠病毒肺炎,鄢成作為密切接觸者被感染的可能性增大。11時許,鎮衛生院遂將鄢成轉送至華家河鎮集中觀測點隔離治療。12時30分,鄢成死亡。其死因正組織有關專家鑒定。

  鑒于紅安縣華家河鎮黨委、政府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存在工作不實、作風不實,疫情防控責任落實不到位等問題,造成嚴重后果,為嚴肅紀律作風,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經紅安縣委常委會研究,報黃岡市委同意,免去汪寶權同志華家河鎮黨委書記職務;免去彭志鴻同志華家河鎮黨委副書記職務,提名免去其華家河鎮鎮長職務。

  此外,華家河鎮其他鎮村干部在此事件中的失職失責問題,紅安縣紀委、華家河鎮黨委將依紀依規進行處理。

來源: 華夏早報  作者:   編輯: admin
  • 商貿
  • 獨家
  • 娛樂
  • 體育
  • 健康
  • 文化
父親和弟弟被隔離后 湖北16歲腦
父親和弟弟被隔離后 湖北16歲腦

父親和弟弟被隔離后 湖北16歲腦癱患兒一步步走

獨家專訪李子柒:分享我的生活
獨家專訪李子柒:分享我的生活

獨家 | 別管雙黃連了,最新發現抗埃博拉病毒新藥對武

國內最長娛樂型冰滑道迎客
國內最長娛樂型冰滑道迎客

國內最長娛樂型冰滑道迎客

舊廠房變身室內“體育公園”
舊廠房變身室內“體育公園”

國家體育總局:奧運備戰隊伍沒有出現一例疑似病例

抗“疫”幕后英雄:蜀山疾控人守護全
抗“疫”幕后英雄:蜀山疾控人守護全

抗“疫”幕后英雄:蜀山疾控人守護全區人民生命健康

《流浪地球》也救不了的北京文化
《流浪地球》也救不了的北京文化

《流浪地球》也救不了的北京文化

腾博会官网娱乐 -腾博会唯一官网诚信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