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淮安建行牛在那里 法院判決國家政策居然不敵它老子說了算

時間:2020-03-02 11:30:43

  ( 深度揭秘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建行職工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慘遭當時的盱眙縣建行行長李鋒人為陷害與公開打擊報復的真相)

  編者按: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建行職工宋揚因為實名舉報本單位領導和他人合伙犯罪(江蘇省建行、淮安市建行案件通報均已經認定這一事實)被盱眙縣法院一審錯判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據此一審還沒有生效的判決!當時的盱眙縣建行行長李峰便迫不及待的利用手中的權利借機公報私仇、打擊報復陷害舉報人宋揚,對其做出限期調離直至辭退的處理。后該案件經過舉報人宋揚的艱難上訴、申訴后!終審法院依法改判申訴人宋揚免于刑事處罰責任!依據國家政策性文件規定!舉報人宋揚分別向盱眙縣建行和淮安市建行提出要求回行上班的請求!但被告知說,雖然法院撤銷判二緩二并改判你免于刑事處罰了,也認定你是舉報人了,沒有參與私分利息,但是我們認為你有私分利息的動機。法院判決和國家政策對我們處理你宋揚沒有任何影響!因為,我們銀行是屬于特殊行業!可以不受國家法律法規的約束!就是你去北京或者其它地方上訪,上面最終追究的將是地方政府和你宋揚本人的責任,是不會追究我們建行這一級組織的任何責任的,如果不相信的話,你宋揚也可以去上訪試試看看。雖然你是舉報人,但是,因為你有參與私分利息的動機,當初處理你宋揚我們是依據銀行規章制度來處理你宋揚的。而不是法院判決。對于你要求按照法院判決結果和國家現行政策落實你的工作的請求,我行將不予支持。

  國家政策性紅頭文件居然敢公開對抗、拒不執行!法院判決、國家政策在盱眙建行、淮安建行竟然是沒有用!試問淮安市建行你們要執行的是誰的政策!而據我們派出去的前方記者調查了解到!在宋揚被法院判處免于刑事處分之后,淮安市建行有幾個被判緩刑、實刑或被免于刑事處罰被雙開除的人現在都已經先后被落實政策繼續留在建行工作,有的人建行還為他們辦理了正常的工作調動與離退休手續!而當宋揚對此提出異議與質問的時候。得到淮安市建行的回答是:人家被判免于刑事處罰、緩刑,跟你宋揚被判免于刑事處罰性質是不一樣的,人家是人家,你是你,你怎么能夠跟他們相比,人家是行長,而且,他們個個都有社會關系!你宋揚算什么!如果你也是行長,也有社會關系的話!我們同樣也可以讓你回來上班!被追究刑事責任、被判緩刑有關系的就可以回行上班!無刑事責,任沒有任何社會關系的宋揚就不可以回行上班!這是什么歪理邪說與荒唐邏輯。國家的法令、政策到淮安市建行這里為什么就執行不下去了!在這事件背后究竟隱藏著什么不可告人的黑內幕。或者說里面是不是隱藏著更大更深的集體腐敗窩案!有待去深查。

  2019年金融系統的反腐鐘聲早已經悄然敲響,新的反腐風暴也已經隨之而來臨,希望江蘇省紀委和新組建的江蘇省監察委及江蘇省建行黨組、紀檢部門能夠借此契機介入認真徹底的調查一下此事。正確行使好國家紀檢、監察機關的監察監督職能,看看特殊的建設銀行難道它特殊的竟然連法院判決、國家法規政策都不適用了!國家政策在淮安市建行領導人的眼里竟然還不如他們所說的關系有用!甚至說連張廢紙都不如!難怪老百姓都這樣寒心的說:“現如今,我們老百姓現在辦事情咋就這么難呀!原來它是難在沒有關系這里呀!” 法院已經生效判決、國家制定的方針政策淮安市建行都敢公然拒絕不執行!甚至敢如此置若罔聞的公開對抗。試問天底下還有什么事情他們不敢來的,在依法治國和社會主義法制不斷完善與逐步健全的今天,能夠出現這樣的異常現象,豈不真的就是怪事一樁。淮安市建行能夠敢公然的蔑視和對抗國家的法律法規與政策,他們的行為與公開的黑社會又有何區別。在淮安市建行個別領導人眼里,老子就是天下第一。法院判決、國家政策還不如他們所認為的關系重要。現如今社會,能敢這樣逆天而做的人估計也不會太多吧,夸張點說,這膽子也忒大了吧!就這樣政治思想素質如此差的法盲,真的不知道當初他是如何當上這個江蘇省淮安市建行行長的……借用他們的話來說,此君應該不是靠其真正的本事上位,而是靠關系上位的吧!國家的法律法規與政策到江蘇淮安建行居然暢通不了且敢公然斗膽地公開不予執行,這是屬于現代法制社會發生的最典型的高度公開的腐敗表現形式。單位組織公開不執行國家法規與政策,其實就是在犯罪,應該追究其單位主要領導人的法律責任才是。

  而值得一提的是:當初向盱眙縣檢察院報假案、法庭上做偽證、陷害并借此報復舉報人宋揚且一直隱居在江蘇南京兒子那里,不敢回盱眙居住的江蘇省盱眙縣建行原行長李峰在案件發生二十年后的今天,終于良心發現,自2013年以來,他先后通過中間人給舉報人宋揚連續寫來了多封懺悔信件,并且附上了1000元的封口費用,承認,由于他當初一時的糊涂和心存私欲雜念,一直想借此機會來報復收拾宋揚,所以就沒有能夠如實的向盱眙縣檢察院、盱眙縣法院辦案人員說明宋揚向他實名舉報他人犯罪的實情與事實經過。稱,現在自己已經是76歲快死的人了,也意識到自己當初的過錯,不想最終死在異地他鄉,實在對不起舉報人宋揚,希望舉報人宋揚能夠對他當初報假案、做偽證及陷害、栽贓報復他的錯誤行為放他一馬。最后,信中他還不止一次的用帶有威脅的口吻阻止舉報人宋揚必須立馬放棄繼續申訴和上訪告他的行為,稱:“對于你宋揚當初向我實名舉報他人犯罪的事實和我當時為什么不派人去及時查處,當時也只是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事情,如果你現在能夠接受我的條件放我一馬,跟我來軟一點,不要再去為此案件繼續的去進行申訴、上訴、上訪、告我的話,我可以為你去相關部門幫助你宋揚把你當初你向我實名舉報他人犯罪的實情與經過說清楚,如果你依然堅持要繼續不停的告下去的話,那對不起,你也只有繼續的冤下去了!”。宋揚讓其有什么話直接去當地檢察院、法院或者紀委、上級銀行組織說去,李峰說他不敢這樣做,稱,如果那樣的話,檢察院、法院和紀委、上級建行組織會去追究他當初做偽證、報假案的刑事責任的(這些均有李鋒寫給舉報人宋揚的信件原件作證)。

  2019年第十九屆中紀委第三次全體會議于1月13日在北京順利閉幕,總書記在開幕式上的講話至今依然是擲地有聲,同時,也表明在新的一年里國家將集中聚焦金融系統的反腐斗爭。隨后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檢察報》也同時跟進,并向外界發出了對貪污腐敗、工作嚴重瀆職、失職和拒不執行國家現行法律、法規及政策,不論是涉及到誰或者說是哪一級政府組織機構,只要是發現問題,將“扭住不放,堅決予以一查到底”的強有力的聲音。我們相信這對舉報人宋揚落實政策來說應該是個絕好的機會。

  舉報人宋揚在其寓所接受媒體集體采訪的情景

  【導語】

  1994年5月21日,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建行職工宋楊因為實名舉報(江蘇省建行、淮安市建行案件通報均已經認定此舉報事實)本單位員工違紀、犯罪,被當地檢察院以投案自首、合伙參與挪用公款26萬元的莫須有罪名向盱眙縣法院提起公訴。一審法院判其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據此沒有生效的判決,盱眙縣建行對其做出限期調離直至辭退的處理。該案件經過舉報人宋揚多年的艱辛上訴、申訴以后,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最終認定申訴人宋揚系舉報他人犯罪的舉報事實,依法改判其免于刑事處分。(二十年后,原江蘇省盱眙縣建行行長李峰終于良心發現,承認了自己當初將舉報人宋揚向他舉報的事實情況私下里告知兩被舉報人進行串供及做偽證、報假案、沒有向檢察機關如實說出宋揚向他實名舉報他人犯罪實情及陷害舉報人宋揚的種種錯誤做法與事實,并先后通過中間人連續多次給舉報人宋揚寫來了數封請求原諒他的懺悔信件和1000元的封口費用,希望宋揚能夠不計前嫌,放他一馬,不要再去為此事情告他了。稱自己已經是76歲快要死的人了,最終不想死在外地。最后還忘不了威脅舉報人宋揚說,對于你當初向我實名舉報他人犯罪,我為什么沒有及時予以處理,那也只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只要我不出來說出你舉報的實情,你宋揚就只有永遠的冤下去!你現在如果能跟我來軟點兒的話,我可以去相關部門說一下,否則!你就這樣一直的冤下去吧!信不信由你自己。)

  江蘇盱眙建行依據法院判二緩二對舉報人宋揚做出來的辭退決定

  【正文】

  1994年5月下旬,舉報人宋楊連續多次實名去向當時的盱眙縣建行李峰行長反映其所在的儲蓄所主任王忠嶺和儲蓄員曹善壽倆人有合伙貪污儲戶存款利息、透支儲戶活期存款和吸儲不入賬等嚴重經濟違紀問題,并提供了大量有力的相關實物證據,請求縣行立即派人前去調查并處理一下,當時在職的盱眙建行行長李峰借口以證據不足為由,先后三次將去他辦公室向他反映問題的舉報人宋揚從其辦公室里轟出,而且在當晚召開的全行職工會議上多次公開批評和辱罵宋楊素質差,沒事找事,其后他不但遲遲不予及時調查處理宋揚向他揭露所反映的問題,反而暗自私下里通知被舉報人被反映人進行串供銷贓,有意給被反映人消滅證據和栽贓陷害舉報人宋揚留下充足的時間。

  1994年6月10日上午,盱眙縣建行將宋楊和被反映人王忠嶺一起由橋西儲蓄所調出,同時任命王忠嶺同志都梁所主任職務,此職務一任就是三年(具體見2014年6月9日下發的盱建銀94第24號文),當時,宋楊感到擔心害怕,就去縣建行責問李峰行長是何意?為何不但沒有處理被舉報人,反而將其調離后繼續在其他銀行任主任職務。李峰說,我就是不處理,看你宋揚能夠把我怎樣!雙方還為此在李峰的辦公室里爭執起來。當聽說宋揚身上還有其它證據材料,稱如果縣建行不及時處理的話,他將繼續地去向省、市建行乃至檢察機關舉報反映時,李峰行長又慌忙的改口說:“你不能夠這樣去做!我馬上就會派人去調查處理的,你千萬要沉住氣,不要著急,更不要對外宣揚這個事情。”

  一直拖到2014年6月21號(距宋揚實名舉報已經接近一個月時間了),也就是說等兩個被舉報人將宋楊向縣行領導所反映舉報的問題及所貪污的存款利息全部退回給儲戶,并且已經將宋揚卷進去了以后,盱眙縣建行才開始決定去找王、曹二人談話,而此時王、曹二人已經串供好了他們一口咬定宋楊也參與了作案。理由是宋揚打條子拿了503元的利息贓款。盱眙縣建行僅憑王忠嶺、曹善壽二人串供所說的一切和有宋楊在不知情中所辦理的幾筆正常業務及6月13日晚上在所主任王忠玲家被逼所拿的503元利息贓款,便把宋楊與被舉報的王忠嶺、曹善壽一起交至盱眙縣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期間工資分文未發,在此后盱眙建行向檢察院遞交的所有材料中,徹底否認了舉報人宋揚是向行長李峰舉報他人犯罪的客觀事實。檢察院在未作任何調查取證的情況下又以合伙挪用公款26萬元的莫須有罪名硬將本是舉報人的宋楊無事實的說成是投案自首,列為第二被告向盱眙縣法院提起公訴,在1995年9月的案件庭審過程中,李峰行長拒不出庭證明宋楊當時向他舉報他人犯罪的客觀事實,相反他還做了大量的不負責任的偽證來陷害報復舉報人宋揚。

  1996年2月,盱眙縣法院又以投案自首、合伙挪用公款26萬元的罪名,無事實地判處舉報人宋楊有期徒刑兩年緩刑兩年,被舉報的王忠嶺是判三緩三,曹善壽是判二緩二。判決書是1996年2月份下發的,直至1996年6月20日宋揚才收到一審法院的判決書。依據此判決,盱眙縣建行最終對舉報人宋揚做出限期調離直至辭退的處理。

  該案件經過宋楊多年的艱辛上訴、申訴,1997年4月24日,江蘇省淮陰市中級人民法院在認定申訴人確系案件檢舉揭發人的事實基礎上以(1996)淮發告刑再字第1號判決書做出終審判決:申訴人宋楊犯挪用公款罪,判處免予刑事分。

  【同期聲】欄目記者采訪宋揚

  宋楊稱,“我是此案的舉報人,非作案同伙人,更不是投案自首,這是一個無須爭論的且改變不了的鐵的客觀事實,江蘇省建行、淮安市建行及許多案件知情人均可以作證。而且國家的法律審判機關也已經就此案件做出了判決,并判處我是免于刑事處罰。但盱眙縣建行卻借此把我給辭退了。當時盱眙建行處理我的依據是法院判二緩二和所拿的503元利息贓款。法院改判后,這些事實都已經不存在了,依據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江蘇省委組織部、江蘇省人事廳、江蘇省勞動局和江蘇省財政局等五部門于1990年12月5日聯合下發的蘇法【刑二】(1990)115號文《關于1977年以來判處的經再審改判的刑事案件善后工作的若干意見》的通知第二條第二款之規定,即:對改判免于刑事處分的當事人,原系固定職工的,如果原以給予開除處分,改判后由原單位先行復議該處分決定,復議后如果不予處分或低于開除處分的,應收回安排工作或辦理退休手續;如果原無處分的,改判后應先將當事人收回,凡不再給予行政處分或低于開除處分的,均應安排工作或辦理退休手繡。這類人員凡安排工作的,工齡繼續計算。原系勞動合同制工人的,符合回原單位安排工作且原合同已期滿的,應與原單位重新簽訂勞動合同,工齡亦應連續計算。辭退明顯是低于開除處分。

  最高人民法院1987年10月10日也以(刑二)發(1987)25號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各級人民法院處理刑事案件申訴的暫行規定》第13條規定:對再審改判無罪或免于刑事處分的當事人的善后工作,原來有工作的,由原審人民法院移交原單位或上級主管部門負責落實;原來沒有工作的,移交當地人民政府有關部門負責處理。對善后工作長期沒有落實的,繼續申訴的,人民法院應報告黨委責成有關部門切實解決。(目前此政策性文件均還有效)

  據此兩個國家政策性紅頭文件規定,本人于1997年6月向盱眙縣建行提出要求回行上班的請求,被告知,法院判決無效,最高法院文件和國家政策性文件沒有用,我們當時是按照銀行規章制度來處理你宋楊的,以前處理你的辭退決定我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它是某領導人的個人行為,雖然你舉報的事實存在且舉報在先分贓在后,但是你有參與合伙私分利息的動機,遂于1997年7月20日對本人的申請作出維持原處理決定的復議。向淮陰建行提出復核請求,被告知,你宋楊雖然沒有參與私分利息,法院也判你免于刑事處罰了,但它并不影響我們對你的處理。副行長潘洪生還竟然對我說什么銀行是屬于特殊行業,可以不受國家法律法及相關政策規制約,要我不要拿判決書和國家政策性紅頭文件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的,并告訴我說,國家的政策對于他們無效,省高院五部門和最高法的文件對他們來說,也是無效。稱,我們執行的是銀行內部的規章制度,處理你宋揚是因為你違反了銀行的規章制度,而不是因為你被法院追究責任。1998年4月22日淮安市建行作出維持盱眙建行處理決定的復議,去省建行被告知:即使落實政策也是淮陰市建行為你落實,省行是不會過問此事的,因為你的人事關系不再省行,在淮陰市建行。明確告訴你宋揚,你是案件舉報人,性質與其他二人不一樣,如果當初你不拿503元利息,非但不處理你宋楊,而且還要表揚你宋楊。回去你把拿利息的事情說清楚了就行了,對你的處理情況,省行通報里寫的清清楚楚。”。

  國家政策性紅頭文件

  “1999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以蘇高法【1999】28號文的方式,對1990年五部門聯合下發的《若干意見》中的當事人工作安排、工資補發和經濟補償、養老保險等規定進行補充修改,再次明確:對改判免于刑事處分的當事人,可以參照改判宣告無罪的當事人的解決辦法解決工作安排問題。但是原系固定職工的,如果原已給予開除處分,改判后由原單位先行復議該處分決定,復議后如果不予處分或低于開除處分的,應收回安排工作或辦理離、退休手續。這類人員凡安排工作的,工齡應連續計算-------。

  拿著修改完善后的《若干意見》,本人再一次的去找建行提出要求回行上班的請求,但是,一直沒有任何結果。

  而據我了解:在我之后的淮安市建行許多人的問題都已經得到了解決,就我一個人的問題至今沒有得到解決。如原漣水縣建行行長楊冠章被法院判二緩二,現依然在建行上班。洪澤建行行長魏久富一審被判實刑,已被開除公職,法院改判免于刑事處分后,淮陰市建行先將其收回來并為其辦理了退休手續。江蘇省建行副行長楊海泉被判緩刑依然留在建行上班。當我對此向淮陰市建行提出上述三人均有罪,有的還被判緩刑為何繼續留行上班或辦理退休手續時,得到的回答是:你跟他們性質不一樣,你是你,人家是人家,你是不可以跟他們比的,人家是行長,而且他們都是有社會關系。有背景的,你宋楊要是有這些關系這些背景的話,我們同樣也會讓你回來上班的,至于楊海泉,他是省建行副行長,他被判緩刑能夠留下來上班并辦理了退休手續,那是省建行的事情,這個我們管不著,具體你去省建行問去!”。

  “我是案件舉報人,非作案同伙人。盱眙縣建行原來處理我的【判二緩二】的事實依據已經不存在了,根據國家現行的相關政策規定,建行應該將本人收回并安排工作,但是,二十年多年來,本人的所提出來的請求一直沒有能夠得到解決與重視,去建總行和最高院上訪,都是要求我回去找地方建行處理。2014年8月份,我通過國家信訪網提出要求盱眙縣建行按照國家政策落實我的工作問題,2014年11月26日,盱眙縣建行對我提出要求按照國家政策落實我的工作請求斗膽的做出‘你要求建行盱眙縣支行按照國家政策落實你工作問題的訴求,我行不予支持’的答復。我真的不知道法院判決和國家方針、政策在淮安市建行這里究竟有沒有用處。別人被判實刑已經被雙開除了,后在法院改判免于刑事處分后工作都能夠得到及時的落實與恢復,而我的事情為什么就不能夠得到落實!難道說就是因為我沒有關系嗎?”。面對記者的采訪宋揚顯得很是無奈。

  為此,宋揚也去北京建總行反映多次,建總行讓其直接回江蘇找江蘇省建行處理。江蘇省建行在接待宋揚幾次后,無任何結果給出的口頭答復是:《江蘇省高院五部門》聯合下發的國家政策性文件可以適合建行任何人,但就是不適合你宋揚。你是你,別人是別人。在北京上訪期間,宋揚和其他進京上訪的訪民一樣,也曾多次的遭受到江蘇省及盱眙縣地方政府派出的維穩人員的攔截與圍堵。

  盱眙建行斗膽且公開給宋揚發出的拒不執行國家現行政策的答復函

  【正文】

  宋揚的遭遇只是當今中國普通民眾悲慘處境的一個縮影,地方貪官污吏腐敗橫行,置黨紀國法,良心道德于不顧已完全趨于公開化、合法化,他們之間普遍存在著上下勾結,官官相護,自以為是的亂象。他們平時欺壓平民百姓,強奸民意,在老百姓面前作威作福,為所欲為,可謂是沆瀣一氣,狼狽為奸。打擊報復陷害舉報人也已經成為他們慣用的伎倆了。各級司法部門,更是置社會的公平與正義于不顧,他們常常又是以法律為擋箭牌,表面上很會偽裝自己,處處顯得高大尚,偉光正,其實,背后里卻干著各種坑蒙拐騙和強奸民意的事情,并公開公然的制造各類冤假錯案,是知法犯法,執法犯法。淮安市建行居然斗膽的敢公然違背國家依法治國和構建和諧社會的大政方針,可以說就是在明目張膽的拒不執行黨和國家制定的方針政策,是在對抗國策。應該說此舉是一種最新的典型的集體腐敗的表現形式。試問一下,淮安市建行有關負責人,法院判決、國家制定的方針政策你們不執行!那么請問你們要執行的是誰的政策!!我們認為淮安市建行這樣做的最終目的就是想借此給宋揚播種仇恨社會的種子,從而以此達到激化社會矛盾的目的。實屬是一種最新的集體腐敗表現形式。

  【同期聲】淮安中級法院

  “江蘇省高院聯合五部門下發的政策性文件,是江蘇省目前關于法院改判各類刑事案件善后工作及其落實政策的唯一具有法律效力的政策性紅頭性文件。全省都在執行這個政策性文件。像你這樣情況不僅僅在我們淮安市不存在,相信就是在江蘇省也是絕無僅有的事情,法院判決、國家政策沒有用,那你去問問淮安市建行領導人什么有用!問問它們還是不是共產黨領導下的淮安市建行!即使它不是共產黨領導的建行,只要是在中國大陸發展(包括外資企業在內),它也得要無條件的執行共產黨制定的方針政策及法律法規!有無法律責任,國家法律已經對你宋揚的行為做出判決,什么你免于刑事處罰和別人免于刑事處罰性質不一樣,有關系就可以回來上班,沒關系就不可以回來上班。法律面前講究的是人人平等的。行規服從法規,這是所有人都應該知道的常識性法律知識。別人免于刑事處罰就能夠回行來上班,你宋揚為什么就不可以!!你們淮安建行領導人膽子也忒大了吧!估計它們是吃了豹子膽了,居然敢連法院判決及國家的政策都拒不執行。現如今是法制社會,一切都是依法行政,依法辦事的,是由不了他們胡來亂來的,你應該就此事逐級向上級建行申請反映。相信江蘇省建行會按照國家政策就你所反映的問題給你一個滿意答復的。除非他們不是共產黨領導下的建設銀行,就算是外資銀行在中國境內它也得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法規、政策。這個是由不著他們胡來亂來的。”淮安市中級法院負責接訪的某領導人告訴宋揚說。

  【同期聲】淮安市人大常委會

  “關鍵是你們銀行系統屬于條塊管理單位,它的人事任免權不在我們地方,如果要是在我們地方上的話,這個事情就很簡單的解決了,你建行行長先不用上班,等把宋揚的事情處理好安排好了以后再上班,我看他還敢不敢如此的故意刁難你宋揚了,別人被判緩刑、免于刑事處分都能夠繼續留在銀行上班,或者說是為其辦理了正常的工作調動與退休手續,你宋揚是案件舉報人,也是免于刑事處罰,沒有刑事責任,為什么就不可以回行上班!什么你免于刑事處罰和他們免于刑事處罰性質不一樣,有關系沒關系的,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說白了,它們就是在借此變相的打擊報復你宋揚,現在是法制社會,不是胡來亂來的社會,一切均依法辦事。執行國家法律法規及政策必須是無條件的,這個事情你可以直接去向淮安市建行的上級行===江蘇省建行或者是建總行反映,相信他們會對你的事情認真負責任的,因為,他們畢竟也是制定政策和執行政策的一、二級銀行組織機構,是不會由著淮安市基層建行胡來亂來的。”淮安市人大一位負責人在接待前去上訪的宋揚時說。

  【同期聲】采訪記者感慨

  一位資深的媒體記者在結束盱眙采訪之后,曾經不無感慨的說:“目前,應該說是有一種強大的、無形的社會力量在抵御著對宋揚案件的申訴、復查與平反工作的進行,錯,也就讓它繼續的錯下去。因為這個案件從頭到尾它就是人為炮制出來的一個赤裸裸的莫須有冤假錯案,而且在它的后面所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也太復雜黑暗了,用【觸目驚心】這四個字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據我們了解:當初第一個做偽證、陷害舉報人宋揚的原盱眙縣建行行長李峰已經委托中間人給宋揚寫來了多封懺悔信件和威脅宋揚不要再就此案件進行申訴、上訪的信件,并且同時給宋揚轉來1000元封口費用。而更讓人們深感沉重的是,現如今還有多少類似于宋揚的冤假錯案在全國各地被各級司法部門嚴嚴的捂著蓋著!究竟還有多少類似的冤假錯案正在神州各地頻頻發生!這個卻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正文】

  一個社會如果想穩定,它不是下幾份文件,喊幾句口號就能夠實現的,社會的公平與正義起著至關重要的決定性作用,如今的社會公平正義都哪兒去了?訴訟官司打不贏;依法治國的精神哪兒去了?老百姓有了委屈卻告狀投訴無門;依法治國的精神又哪兒去了!法院判決及國家政策性文件到了基層建行卻執行不下去。法之不公,民之不寧。民若不安寧,則國將不太平。貪污腐敗,乃國之大患也。腐敗不除,法度將永遠難行。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它宜疏而不宜堵。法者,國之利器也。試問宋揚一案的相關司法公職人員及江蘇省建行、淮安市建行的相關領導人,你們是怎么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是怎么做人民的公仆的,又是如何去執行國家的方針政策的。平時唱高調,喊口號,行動起來不對套,說輕了叫不負責任,往重了說,這就叫瀆職。面對舉報人宋揚多年來的呼聲,你們不感覺有愧嗎?

  宋揚實名舉報他人犯罪被有罪、被辭退的案子現在已經引起國內外媒體的廣泛關注,我們相信他的事情遲早會通過媒體渠道反映到中央巡視組、督查組領導人那里。作為地方基層建設銀行的官員,我們奉勸你們還是以解決宋揚多年來的合理訴求為妙,也請你們不要在處理宋揚事情上心存任何僥幸心理或者說是耍任何小聰明而因此自毀前程。更別自以為天高皇帝遠自己就可以為所欲為,胡作非為了。目前,國內反腐敗的大趨勢、大氣候均擺在這里,建行內部存在的問題,自己查總比別人查強,下面查總比上面查強。孰重孰輕!其嚴重程度,相信你們會比誰都清楚的。

  俗話說的好,得民心者得天下,這已經是千年不變的永恒規律。誰傷害老百姓就等于是在傷害黨在群眾中的威信與形象,這個最簡單的道理相信大家都是應該懂的。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個道理我們必須要時刻牢記,在任何時候我們都不能夠忘卻。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如果忘記了人民,脫離了人民,我們就會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就會一事無成。我們要堅持黨的群眾路線,始終保持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始終接受人民群眾批評和監督,心中常思百姓疾苦,腦中常謀富民之策,使我們黨永遠永遠贏得人民群眾信任和擁護,使我們的事業始終擁有不竭的力量源泉。”2016年10月21日總書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句句深入人心,至今依然是讓人記憶猶新。

  而值得一提的是,二十年前以盱眙建行名義向檢察機關報假案、做偽證、拒不承認宋揚是舉報人的原江蘇省盱眙縣建行行長李峰現在終于良心發現,自2013年以來,他先后多次到處在尋找中間人去找被其陷害多年的舉報人宋揚說情,稱他已經是76歲快要死的人了,不想最終死在異地他鄉,希望宋揚能夠對他當初的錯誤行為放他一馬,并委托中間人給舉報人宋揚遞來了三封懺悔信件和要求宋揚停止繼續申訴上訪的1000元封口費,答應宋揚只要收下錢,能夠放他一馬,其它事情一切都好說。信中承認自己由于一時頭腦糊涂當時沒有向辦案人員說清楚宋揚是建行橋西儲蓄所案件舉報人的實情。最后,李峰在信中還忘不了威脅舉報人宋揚說:“關于你當初向我實名舉報他人犯罪的事實和我為什么不及時去調查處理,這個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你宋揚只要是接受了我現在提出來的所有條件,保證不去上訪、上告,跟我來軟點,我可以出面去有關部門替你說出當初你向我舉報他人犯罪的實情來,如果你不聽我的勸,依然還要跟我來硬的,那對不起,你只有一直的冤屈下去吧!我不幫助你說出你當初舉報他人犯罪的真相來,你想翻案,做夢去吧!”宋揚讓李峰去盱眙縣檢察院、法院和紀檢部門或者上級銀行組織說去,李峰說他不敢,那樣檢察院和法院會追究他報假案、做偽證的刑事責任的。

  李峰給舉報人宋揚寫來的威脅恐嚇信件節選

  【結束語】

  宋揚是本案的舉報人非合伙人,這個已經是不需要有任何爭論與懷疑的鐵的事實了,沒有他的舉報,就沒有盱眙建行橋西儲蓄所案件的出現。江蘇省建行、淮安市建行一開始的案件通報中也均承認了這一事實。現如今,他因為實名舉報他人犯罪反遭到如此陷害,后申訴雖然法院改判了,又有國家、省的政策規定,建行就是不予落實他的工作政策,難道非要有人情關系,社會關系才能夠安排工作。 難道建設銀行特殊的連國家法律、法規及政策都不適用了。不怪老百姓經常說:“我們老百姓現在辦事咋就這么難呀!原來它是難在這里呀!”

  縱觀宋揚所反映的問題,至今為何遲遲不能夠得到正確解決的原因,我們認為這是與當時的淮安市建行個別領導人頂風違紀、打擊報復陷害舉報人和嚴重的官僚主義思想是分不開的。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其實也就是一個,就是在借假公濟私之名,行變相打擊報復舉報人舉報他人犯罪之實的另一種新型的集體腐敗的表現形式。

  在依法治國和社會主義法制不斷完善與健全的今天,江蘇省淮安市建行在對待舉報人宋揚落實工作政策這件事情上為何敢公然的置國家法律、法規及政策于不顧!如此公開的對抗國家政策,對舉報人宋揚近二十年來的合理請求敢不聞不問,不理不睬,他們的底氣究竟【牛】在哪里!!如此敢于頂風違紀與逆天的勇氣又在哪里!!為什么在宋揚之后被判實刑已經被雙開除(后法院改判免于刑事處分)、及被判緩刑追究刑事責任的當事人人都能夠被繼續留在銀行工作或為其辦理了正常的工作調動與離退休手續,而同樣是免于刑事處分沒有任何社會關系的宋揚卻被辭退了而至今工作問題不能夠得到落實與解決,在此頂風違規的后面是否還隱藏著更多更大的不可以告人的集體腐敗秘密,建議江蘇省紀委、新組建的監察委、江蘇省建行及淮安市紀檢、檢察部門能夠就此事情介入并徹底的去調查了解一下,國家法令、政策到淮安市建行這里就執行不下去了。看看問題的結癥究竟出現在哪里!是什么原因導致這起正常的落實工作政策事情拖了二十多年而得不到解決。

  2019年5月26日,宋揚再次就他本人的不幸遭遇上訪到建總行,接待他的建總行領導非常重視宋揚所反映的問題,答應將他的投訴材料轉交給地方建行處理。至今沒有任何處理結果。

  在電話里,宋揚也表示,等此次武漢疫情結束以后,他將帶上所有的材料再次進京上訪、申訴。

  與此同時,我們也希望江蘇省紀委、新組建的江蘇省監察委和江蘇省建行、淮安市建行相關領導人能夠認真的正視這個久拖不決的歷史遺留問題,主動從“嚴黨紀、揚法威、順民心”這三個方面入手。自覺啟動追責、問責程序,認真履行國家監察機關的監察、監督職能,并就此案件善后落實工作政策情況做出新的調查處理結果來,以給案件舉報人宋揚一個明確明白的說法與交待。

  對于該事件的最終調查處理處理情況,媒體將會繼續的予以跟蹤報道。

來源: 文明視窗網  作者:   編輯: admin
  • 商貿
  • 獨家
  • 娛樂
  • 體育
  • 健康
  • 文化
江蘇淮安建行牛在那里 法院判決
江蘇淮安建行牛在那里 法院判決

江蘇淮安建行牛在那里 法院判決國家政策居然不

河北養殖業上下游企業加緊復工
河北養殖業上下游企業加緊復工

河北省委網信辦:堅決當好網上首都政治“護城河”

亞馬遜任命索尼高管霍普金斯領導其娛
亞馬遜任命索尼高管霍普金斯領導其娛

亞馬遜任命索尼高管霍普金斯領導其娛樂業務

舊廠房變身室內“體育公園”
舊廠房變身室內“體育公園”

寶武武漢總部校區改造職工隔離區,體育中心改建“方

  疫情防控,健康時報在行動
  疫情防控,健康時報在行動

“惠而浦 健康家,智氧中國行 ”全“心”起航

《流浪地球》也救不了的北京文化
《流浪地球》也救不了的北京文化

保定市委宣傳部推出抗“疫”系列公益歌曲

腾博会官网娱乐 -腾博会唯一官网诚信为本